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追求美丽,追求人类解放和人类解放的细节

发布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8-05 14:01 浏览次数:

它是一个封闭的或疏远的理性结构。我们说美的规律不是在理性结构中,而是在感性动力学中,也就是说,理性结构只能获得美的意义作为梅的消退。换句话说,美的王国是权力的王国,而不是法律的王国。 ??是权力的法治,但超越法律的力量,是最基本的美的规律。现代美学通过展示马克思的光荣主张来证明这一点。——“人类正在按照美的规律建立世界。” “按照美国法律建设”也是人道主义的最基本原则。

人类根据美的规律创造了世界,所以他也用美的规模来衡量一切。它不仅衡量艺术作品和自然景观,还衡量一个人的思想,人物,语言,行为等,以及社会的习俗,伦理,政治和经济制度以及知识理论体系。

在这里,所谓的“美的规模”实际上是“人的规模”。由于语义和概念的模糊性,我们经常将“人类规模”与“社会标准”混为一谈。这完全不同。前者属于整个历史的价值取向,而后者属于当下的模范规范。前者是开放的,后者是封闭的。所以前者高于后者。因此,正是因为它是为了人类生存和发展的最高利益。它试图避免使用一对一标准或内部封闭模型来规范一切,并解放人,即人类个性和创造力的整体发展。它被视为人类的幸福和基本条件。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条件”。在舞台社会中,所谓的“社会标准”是多种多样的。某些人必须在另一个人身上施加具体标准。努力按照自己的标准涂抹他人,按照自己的模式统一他人,这意味着没有变化,差异和多样性,没有发展和进步。在这种模式规范的基础上实现的统一是蚂蚁殖民地的统一,而不是人类个性与整体,存在和本质的统一。 “人的规模”是人类解放的规模。正是人类从过去的各种形式和规范中解放出来的规模。从这个意义上说,“人口规模”与所谓的“社会标准”完全相反。

社会标准不等于理性结构。它有时是一种合理的结构,有时却不是。有许多所谓的社会标准是人为制定的,是反理性的。然而,在特定条件下的宣传和教育之后,它们在昨天广受欢迎。当这种“社会”标准或其他社会标准被接受时,它也可以暂时产生一定的心理固定效应。如果与感性动机相结合,它也可以构成审美事实的一部分。承认这些美学事实的权利不亚于任何其他美学事实。因为这种特殊情绪活动的具体表现是由异化现实决定的,但由于它是情感活动中的一种多样性,因为它不会停留在一个点上,它肯定会扭转影响。异化现实。承认这种审美事实是审美事实并不意味着承认这种客观标准(无论是从历史的积累还是从强制的执行)都是美。因为它只能作为被抛弃的一部分进入美学。如果它没有被抛弃,它与美丽无关。当它被废弃时,它不是一个标准。标准是标准,美丽是美丽的,差异很明显。前者放弃它只不过是一种未实现的愿望和无效的努力。我们可能希望尝试它,但我们不能在理论上将它与美容混淆。不,目前尚不清楚标准是不是很漂亮。应该说,在美学领域,标准不是标准。因为标准化是一致性和固定化,它意味着没有变化,差异和多样性,没有进步,没有美感。如上所述,它可以概括为非规范性原则。该原则也适用于物理实体的外部形式。梅花是美丽的,但如果花神以它为例,命令所有的花朵以梅花的形式打开,它不仅会破坏所有花朵的美丽,还会破坏梅花本身的美丽。世界上存在美的原因在于,上述花神的实践只不过是一种无法实现的愿望和无效的努力。这里是花神,现实生活中的标准裁判更多的是同一种语言,因为他们甚至不能做出梅花。

美的规模是人的统治者。人的规模是人类解放的规模,是人格和创造力的尺度。党的“百花齐放”的政策反映了这样的规模。这不仅是艺术繁荣的唯一正确政策,也是解放思想,发展经济的唯一正确政策。因为不仅在艺术中而且在更广阔的现实生活中存在美丽而非美的问题。美的规模是人类的规模,适应人类活动的所有领域。应用美的规模,按照美国的法律改造世界,人类社会继续取得进步。数十万年来,人类一直在学习如何做到这一点。所谓的美学只是承认这一点,理论化,并使其成为一种自学实践。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解放哲学和科学与阶级实践的人道主义。现代美学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组成部分,当然也与实践有关。美学实践不仅是指导艺术创作,而且是开展积极的思想建设,推动“精神美”,“语言美”,“行为美”,“环境美”等一系列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所谓“环境美”,不仅指自由环境的美丽和生活环境,还指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的美。为了促进这种“环境美”,美学还可以配合一系列现行的制度改革,并对所有迫切需要改革的旧制度,旧观念,旧观念,旧方法等进行深刻批判。审美批评不同于具体的道德批评或政治批评。它没有针对具体问题提出具体指控或建议改革。它不适合任何特定的衬衫。它提出了现象和本质,目的和手段,理性和感性,言语和行动,以及人们接受的思想和观念之间的矛盾,他们的真实权利和真实情况,以及解决矛盾的斗争之美。法。从而唤醒了人们的主体意识,激发了人们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积极性。帮助人们创造世界,按照美的规律创造自己的活动,并成为有意识的活动。这不是要将美学与一般哲学混为一谈,而是要指出美学理论的哲学本质。否则,“语言美”不会成为修辞吗?心灵的美丽和行为的美丽不是没有成为伦理吗?没有“环境美”成为园艺或建筑?十一

美学是人的解放,人们在其中体验自由和幸福。因此,作为经验形式和经验事实的美和幸福具有其固有的一致性。没有美,就没有人得到解放。同样,没有人会被解放,没有人会幸福。人类解放的象征是人的个性和创造力的全面发展。个体的个性的全面发展正是体现在不同的人的不同特征,不同的幸福,追求幸福的不同方式,不同的方式(个体和整体的统一是使这种差异成为一个组成条件的别人的幸福)。因此,没有现成的,客观的幸福模型,可以作为乌托邦中每个人的礼物。

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实用的人道主义者,作为最彻底的人道主义,只强调人的解放而不强调人的幸福。

人类的解放和人类的幸福是不可分割的(人们只有在自由时才能体验到快乐,只有在快乐时才能体验到自由)。马克思只提到解放而不提幸福,不是因为两者可以分裂,也不是与过去所有空洞的“讲道”不同。这种对马克思主义的肤浅理解等于消除了马克思主义与以往所有传统的人道主义之间的严格区分。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与传统人道主义的区别在于其科学性,实践性,阶级性和革命乐观精神。它的所有特征都集中在他的人类解放学说上。

所谓的人类解放就是要实现人的自由本性。人是一个自由而有意识的阶级,是在不断创造世界的过程中不断创造自己的生物。只有当他的个体存在时,才是生物存在和他的本性。

当质量是社会的统一时,他很可能会体验到美或幸福。由于这种统一只能在永无止境的追求和超越中实现,所以没有普遍固定的幸福或美的模式。普遍的“幸福”模式必须预先假定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这种图案只能是静态的刚性结构。一个静止的,僵硬的结构只能是一种束缚人类自由的束缚,即否定人类本质的相反力量,所以不仅不能被识别,而且这个数字突破了它。而这一突破也被称为解放。

像美学一样,幸福是以个性化实现为前提的。 b不能经历构成一个人的同样形式的幸福和经历。即使经历过,同样的经历也可能不构成b的幸福。因此,快乐是一种难以与美国统一的内在心理体验。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经历。正因为如此,这种不同的体验同时呈现出入口和出口本质的丰富性和主动性。人的解放或共产主义的前提是承认这个人的本质的丰富性和主动性。只有在承认这一点的前提下,才能实现全人性格和创造力的全面发展。如果社会不承认这一点,它试图为每个人提供一种预先设计的生活模式,并迫使人们感到幸福,“为了人民的幸福”,这意味着社会已经被疏远到社会受限制,僵化,停滞,令人窒息的社会,人们无法适应,除非他们被疏远为不人道。这是历史上的倒退,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不幸的。因此,马克思避免利用全人类的共同幸福来取代全人类完全解放的思想。他在使用单词时的选择也是一个好意图,而不是偶然的。规定人们应该幸福或不幸的是什么,这与在一定时间和某种情况下“强迫”人们美丽或不美丽的审美目标相同。它不仅不合理,而且根本不起作用。幸福和美丽是人类进步的动态结构。最忌讳是僵硬的,往往是单一的,所以最忌讳的是模式。

当然,作为幸福和美丽的客观条件,任何模式或任何形式都有权存在。然而,这种权利仅来自特定时间和地点条件下特定特定个体生理和心理结构的特定自由组合。它表现为一种独特的情感体验,因此不能“普及”。普遍化模型无异于消除人类自由的动态功能,限制和压制人的个性和创造力。这种限制只会让人失去快乐。

因此,虽然人类的幸福和人类的解放并不矛盾。但共产主义作为一种普遍的生活方式,取决于全人类自由发展以促进全人类的自由发展。因此,它反对将“社会”从个人抽象到特定的人。它也反对向任何人强加任何类型的“幸福”模式。相反,它允许每个人选择自己的追求和享受幸福的方式,并通过这种追求和享受自由发展,从而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自己的贡献。同样的快乐和解放可以用来说明同样的美和解放。肯定了不可避免的否定模式。该模型是一种超验的理性结构,而美与幸福是后验的感知动力学。两者可以相互转化,但它们不能被害虫分开。

审美客观主义者将既定模型视为判断美与非美的标准。事实上,使用王国取代了权力王国,从美丽和幸福中抽象出这种模式,并要求人们在另一方面作为一种东西。崇拜,迫使人们做出牺牲(隐藏的不幸),只会让美丽和幸福转向他们的对立面。以美丽和幸福的名义,强迫人们隐藏在美丽或不幸中,就是用模式取代美丽和幸福。所谓客观理论之美的客观性实际上只不过是这种模式的客观性。这正是摧毁美丽,让人不幸的条件。

正因为如此,我们一再强调,作为模型的先验理性结构应该与在探索时通过协作感知进行合理动机的假设区别开来。前者是对变革和发展的限制,后者则是通过反复试验来探索发展方向和前进方向。所以它不怕犯错误,但它可以不断批评错误。它的生命力恰恰在于它没有使用自己的假设作为教条,肾脏表达,反思和批评假设。人是唯一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动物。因此,当生物世界中的许多物种被进化及其假设所消灭时,人类奇迹般地存活并发展到现在的水平。十二

追求美丽,追求人类解放和人类解放的细节

因此,人类的本质——自由不是超越感性水平的理性实体。相反,这是道德的。因为它是情绪化的,所以它是实用的,面向对象的。说人是真正的自由,也就是说,人是一个感性的实体。人类的敏感性与动物的敏感性不同,仅仅因为它是超越生理约束的敏感性,因此是批判的,广泛的,普遍的和自由的。这种敏感性也是明智和精神的。用费尔巴哈的话说,“普遍的能力是理性,普遍的感性是精神的”。用马克思的话说,“眼睛成为人类的眼睛,眼睛之类的物体变成了社会和人类。它与人类和人类创造的物体是一样的。因此,感觉通过他的直接成为理论家。实践。“批判和明智是这种感觉成为理论家的证据。这个证明也证明了人是人。

追求美丽,追求人类解放和人类解放的细节

正因为如此,我们将人类创造活动,包括审美活动,视为对所有现存实践的批判和超越,即历史成就的实践。所谓的变革与发展,即所谓的进步,就是腐败人民的感性力量。他们通过创造性的活动,不断批判和超越历史成就,继续实践历史现实的运动。正因为如此,现代美学将美作为人性的客体化和自由的象征。

因此,现代美学作为审美经验的中心,通过审美经验研究人与研究者的活动和成就,特别是对美与审美行为的研究及其在人(包括个人与社会)中的作用,马克思主义人道主义有其共同的原则基础。他们都肯定并认识到人类的本质。他们是自由的,走自由的共同道路。因此,他们都把人的解放视为人的本质的实现。符号。他们都相信自由的实现,即人类存在与这种制裁的统一,个体与整体的统一,有限与无限的统一,社会与自然的统一,思想与存在的统一。这种统一的体验形式也很美。因此,美国和中国也表现出艺术与人道主义的统一。

争论和追求这种团结是人道主义的任务和现代美学的任务。

从这个意义上说,人道主义是一种尚未实现的审美。从本质上讲,美学应该是公认的人道主义。作为人文主义的一种实现,美学不仅要研究形式感受和形式创造的心理机制,还应该建立决定这种机制及其功能的人的尺度,揭示追求美与人类解放的一致性。 。

人文主义是宏观历史。它的重点是征服自然人,如何摆脱社会必然性的束缚;现代美学是微观心理学,其重点是异化现实中的孤独。一个人如何从他“自我”的狭窄黑暗笼子中解放出来?不同层次的人民解放有两种。后者是前者的基础和起点,而前者构成后者的深层结构。马克思的美学是人的本质的客体化学说是对两者的统一解释。我们从这个解释中得到的最重要的启示是追求美和人的解放的一致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