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公平的财政和税收政策可以促进社会稳定(1)

发布作者: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2019-06-04 09:35 浏览次数:

公平与个人收入分配效率之间的关系是辩证统一,有必要积极寻求这两个目标的最佳组合。在个人收入分配差距未突破人民宽容的极限之前,随着分配差距的扩大,其对经济效率的激励效应将逐步加强,主要表现将起到积极作用。但是,一旦个人收入分配差距突破了人们的容忍度,随着分配差距的扩大,其对经济效率的激励作用将逐渐减弱,成员之间的内部摩擦将大大增加。主要表现是负面的。影响。如果横坐标轴代表个人收入分配差距,纵坐标轴代表边际效率和边际激励成本,则可以获得边际效率曲线和边际激励成本曲线。

公平的财政和税收政策可以促进社会稳定(1)

公平的财政和税收政策可以促进社会稳定(1)

如图所示,边际效率曲线从原点开始,向左倾斜并逐渐增加。边际激励成本曲线从原点开始,向右上方倾斜并逐渐增加;两条曲线在点e处相交。当个人收入分配差距在与e点相对应的x限制内逐渐扩大时,其带来的边际效率大于支付的边际激励成本,因此可以增加净社会福利;当个人收入分配差距超过x点时,继续扩张时,其带来的边际效率低于支付的边际激励成本,这将降低净社会福利;当个人收入差距为x时,其带来的边际效率等于支付的边际激励成本,净社会最大的福利。简而言之,e(x,y)点是效率目标和个人收入分配公平目标的最佳组合。

根据以上分析,所谓的“效率优先,公平”和“公平第一,平衡效率”只是两种政策方法,它们接近效率目标和个人收入分配公平目标的最佳组合点e(x,y)。 。 。具体而言,当个人收入分配差距未达到x点时,应适当扩大个人收入分配差距,采取“效率优先,公平”的政策;当个人收入分配差距超过x点时,应适当减少个人收入。分配差距并采取“公平优先和高效”的政策。

那么,中国个人收入分配差距的现状如何?

首先,中国个人之间的收入差距在不断扩大。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个人收入差距指标是基尼系数、收入不良指数、轮胎指数和阿特金森指数等,而基尼系数和收入残疾指数则使用较多。根据国家统计局和人民日报提供的数据。从2000年到2003年,中国居民的基尼系数分别为0.417、0.458、0.454和0.460。它已超过0.4的国际警戒线,表明中国目前的收入差距一直很大。其次,中国各地区居民的收入水平差异很大。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01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最高的是上海,西藏最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的是上海,最低的是山西;所有地区工人的平均工资最高的是上海。最低的是安徽。

第三,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过大。 2001年,中国城镇居民的平均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的2.9倍。如果考虑到实际购??买力并且考虑到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水平的差异,那就更大了。根据国际劳工组织1995年在36个国家公布的数据,大多数国家的城乡人均收入比率低于1.61,只有三个国家超过21个,中国就是其中之一。

四是城镇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根据马晓鹤自1990年以来对城镇居民不同收入阶层收入分配的研究,1990年至2001年间最低收入家庭与最高收入家庭之间的收入差距几乎翻了一番。

五是农村居民收入差距不断扩大。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内部收入差距变化的大趋势一直在扩大。

(2)财政和税收分配的性质决定了公共财政作为一种经济类别,这是一种收入和支出活动,政府将一部分国民收入集中用于满足公共需求,或者国家参与国民收入的分配和再分配。经济活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公共财政有三个基本特征:宣传,注重满足公共需求;第二,公益性,以非营利为基础;第三,合法性和收入和支出的监管。公共财政发挥作用的领域是市场失灵领域,即仅依靠市场机制无法解决或解决的领域。这要求公共财政参与国民收入的再分配,通过财政支出、税收、转移支付等社会成员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再分配更多地是关于社会公平而不是初始分配。公共产品的非竞争性和非排他性也意味着社会公平的意图,即无论资源占用多少,支付能力,社会成员都有权享受最基本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因此,公共财政的本质是公平的,或公平的优先级、平衡效率。

作为政府参与再分配的重要手段,税收本身可以选择公平和效率。就税制的形成而言,考虑公平和效率的税制是最好的。但是,对于一定时期的税收政策,更重要的是关注效率并注重公平。一般而言,有效的税收政策可以促进经济增长,而公平的税收政策更有利于社会稳定。笔者认为,税收作为国家参与再分配的有效手段,是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应在公平收入分配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三个、调整财政政策和制度

(一)转变财政职能在传统的计划经济体制下,金融的主要功能体现在建设性金融中。政府不仅负责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的供应,还在很大程度上参与竞争性私营产品领域。随着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推进和政府职能范围的调整,财政职能应从建设性金融转向公共财政或公共服务金融。也就是说,金融的主要功能应该是向社会所有成员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而不再涉及应该负有市场责任的竞争性私营产品领域。市场以效率为导向,退出市场的公共服务融资应由股权主导。为此,我们应该按照公共财政的要求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增加公共卫生和环境保护支出“三农”、就业、社会保障、义务教育、以弥补缺乏财政职能,促进社会公平。 。

(二)调整财政支出结构1.加大支持农业力度,着力解决“三农”问题。政府应该实施更多的农业和农民政策,让公共财政照在“三农”问题上。在增加农业投资的努力方面,重点是减轻农民的负担。增加对农业的投资包括扩大对农村地区道路、水利、电力、通信等基础设施的投资;增加农村义务教育投入、科研、公共卫生;建立新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以保护农民的财政支持协调重大疾病的医疗保健;建立农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通过直接补贴增加主要粮食产区农民的收入。在减轻农民负担方面,中央政府应增加农业税费改革的财政补贴支出,加快农业税的取消,实行统一的城乡税收制度。


|返回|